華藝生態園林股份有限公司

盆景藝術的形成,與“觀生意”的哲學密切相關

      “生意”是中國盆景的靈魂。庭院里,案頭間,一盆小景為清供,稍近之,清心潔慮,細玩之,蕩氣回腸。勃勃的生機迎面撲來,人們在不經意中領略天地的“活”意,使人感到造化原來如此奇妙,一片假山,一段枯木,幾枝虬曲的干,一抹似有若無的青苔,再加幾片柔嫩嬌媚的細葉,就能產生如此的活力,有令人玩味不盡的機趣。
       明代盆景理論家呂初泰說:“盆景清芬,庭中雅趣……縈煙笑日,爛若朱霞。吸露酣風,飄如紅雨。四序含芬,薦馥一時,盡態極妍。最宜老干婆娑,疏花掩映,綠苔錯綴,怪石玲瓏。更蒼蘿碧草,裊娜蒙茸,竹欄疏籬,窈窕委宛。閑時澆灌,興到品題。生韻生情,襟懷不惡。”①明文震亨是一位對盆景很有研究的藝術家,他說:“吳人洗根澆水竹剪修凈,謂朝取葉間垂露,可以潤眼,意極珍之。余謂此宜以石子鋪一小庭,遍種其上,雨過青翠,自然生香。”②幾根綠竹,數枚石子,經過藝術家的神手,就賦予了它生香活態。清康熙時園藝學者陳淏子的《花鏡》是盆景藝術的重要著作,其中有言:“若聽發干抽條,未免有礙生趣,宜修者修之,宜去者去之,庶得條達暢茂有致。”③所謂“條達暢茂”,就是儒學所說的生生之條理。
        一盆清供,取來一片山林氣象,招來幾縷天地清芬。小小的盆盎中,有了自然的“生香活態”,有了天地的“生韻生情”,有了生生而有條理的機趣,既盡天“情”,又顯天“理”。中國哲學家所說的“翳然清遠、自有林下一種風流”的境界,就在小小的盆景中實現了。盆景藝術家創造的不光是眼前所看的物,一個與人無關的瞻玩對象,而是創造出一片與人的生命相關的世界。盆景就是人“生命的雕刻”,藝術家創造一片活的宇宙,是為了展現玲瓏活絡的心靈。
       中國哲學是一種以生命為中心的哲學,強調“天地之大德曰生”——天地的最高德行就是創化生命,天地間的一切都貫穿著生生不已的創造精神。盆景也受到這種哲學思想的影響。盆景作為一種獨立的藝術種類形成在宋代,盆景的諸種形式到了兩宋時期已經具備,盆池、盆花(如盆梅)、盆山(即山水盆景)等植物盆景和山石盆景都已進入成熟期。宋代經歷了儒學的復興,融會道禪哲學的理學和心學先后產生,而盆景藝術發展成為人們廣泛喜愛的藝術形式,與這一哲學思潮密切相關。
       宋代哲學家多強調“觀天地生物氣象”對于心性修養的重要性。宋代哲學家普遍重視盆池、盆栽和盆景藝術,因為他們把這當作“觀天地氣象”的手段。周敦頤“窗前草不除”,要借此“觀天地生物氣象”。他有《盆池》詩云:“三五小圓荷,盆容水不多。雖非大藪澤,亦有小風波。粗起江湖趣,殊無鴛鴦過。幽人興難遏,時繞醉吟哦。”④他在盆池的“風波”中吟詠,領略天地生生的趣味。強調“萬物之生意最可觀”的程顥,將“觀生意”落實到平時的行為之中,他的弟子張九成記載道:“明道先生書窗前有茂草覆砌,或勸之芟。明道曰:‘不可,常欲觀見造物生意。’又置盆池蓄小魚數尾,時時觀之,或問其故,曰:‘欲觀萬物自得意。’”⑤庭草之茂,可見生機勃勃;游魚之樂,更見心靈的自得。南宋朱熹酷愛盆景,嘗做一山水盆景,置于熏爐前,山水在煙云中縹緲。他有詩道:“清窗出寸碧,倒影媚中川。云氣一吞吐,湖江心渺然。”(《汲清泉奇石……因作四小詩》)宋代哲學家將盆景作為觀天地生生氣象的工具,對中國盆景的發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元代以后的很長時間里,理學是一種官方哲學,它對盆景生意的關注,成為盆景藝術發展的重要思想支撐。
       中國盆景作為獨立藝術的確立,就是在重視“生意”的哲學氛圍中產生的。盆景的制作,以突出“活潑潑”的生命精神為根本。盆景作為案頭壁間之作,與人朝夕相伴。盆景不是外在山水景物的替代品,而是將世界的“綠意”引到案頭,置人心間,使人窺通造化的生機。小小的盆景讓人體會到無往不復的變化之理。
       資料來源:芒種風向標,部分文章及圖片系網絡轉載,僅供分享不作商業用途,版權歸原作者和原出處所有。部分文章及圖片因轉載眾多,無法確認原作者及出處的,僅標明轉載來源,如原版權所有者不同意轉載的,請及時聯系我們(0551-65333939),我們會立即刪除,謝謝!
? 吉林恒升化工有限公司-導熱油-國標導熱油-高溫導熱油- by 柏霖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