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藝生態園林股份有限公司

陜西:治理黃河 再造秀美三秦

龍泉公社,這個名字充滿詩意,誰能想到,這里以前只是殘塬中的一條荒溝,植被稀缺,水土流失嚴重。
  遵循綠色發展理念,經過多年的治理,這個位于陜西省涇陽縣麥秸溝的村莊,森林覆蓋率達到80%以上,入選“全國十大美麗鄉村”,成為陜西西部旱腰帶治理的一個典范。
  龍泉公社的變遷,是陜西推進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一個縮影。
  “治理黃河,重在保護,要在治理。”2019年9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為新時代黃河治理保護指明了方向。
  一石激起千層浪??倳浀闹匾v話迅速在陜西變為行動,一年來,一場有力的“保黃”戰役,在三秦大地打響。
  推進高質量發展,讓陜西主色調持續從黃向綠轉變
  黃河流域陜西段涉及7市1區13.36萬平方公里,水土流失面積達11.9萬平方公里,占全省面積的57.8%,是全國水土流失最嚴重的省份之一。
  渭河是黃河的最大支流,陜西省委、省政府堅持把水土保持擺在治理的突出位置,全力推進污染治理,確保渭河長久安瀾。
  為加快推進黃河流域生態空間治理體系和生態空間治理能力現代化,6月18日,陜西省林業局發布陜西省黃河流域生態空間治理十大行動。
  十大行動的總體布局為“三屏三區一廊一帶”,即毛烏素沙地生態防護屏障、黃龍山橋山生態保護屏障、秦嶺北坡生態安全屏障,黃土丘陵溝壑生態修復區、白于山生態治理區、關中北山生態重建區,渭河谷地園林景觀綠廊和陜西黃河沿線生態重建帶。方案提出,到2030年,陜西將新增森林面積830萬畝、森林覆蓋率增加4個百分點,達到41%左右。
  從山川秀美工程實施到西部大開發的生態工程建設,從天然林保護工程到“禁伐令”,再到陜西省渭河生態區建設,整個渭河流域的水土保持和“綠色治理”波瀾壯闊,觸動人心。
  陜西是能源資源大省,已探明的石油、煤炭、天然氣資源大多分布在干旱少雨、生態環境脆弱的渭北和陜北黃土高原區域。尤其是陜西榆林煤炭重化工基地,煤炭資源埋藏淺、煤層厚,適合大規模機械化開采,但也易形成集中連片的采空塌陷區。
  根據省水利部門的調查,陜西省因煤炭開采直接造成的水土流失面積以每年數十平方公里的速度遞增;陜北油、氣田開采排放的棄土棄渣達1.5億噸,年新增水土流失量1800萬噸以上。此外,資源開采還帶來地下水污染和地表植被破壞等生態問題。
  在此背景下,陜西省啟動實施了“資源開發生態補償機制”,每年征收水土保持補償費20億元以上,為全國之最,有力地促進了能源開發區水土保持生態環境的恢復與重建。
  與此同時,陜西在水土保持過程中,還通過綠色礦山建設和引入民間資金等多種創新性措施,推動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
  21世紀以來,陜西省全面推動水土流失綜合治理和實施以退耕還林為主的重點林業生態工程,強化水土保持生態修復,有效控制了黃土高原地區的水土流失,森林覆蓋率由退耕前的30.92%增長到43.06%,全面改善了黃河流域的生態環境,使三秦大地的綠色版圖向北推進了400公里,實現了區域生態環境由“整體惡化、局部好轉”向“總體好轉、局部良性循環”的根本轉變。
  黃河治理保護,正在持續推動陜西主色調從黃色向綠色的轉變。
  開展綜合治理,讓荒溝爛洼變成沃野良田
  層層疊疊的梯田,綠意盈盈的溝岔梁峁,美妙奇異的大地圖案陳設……行走三秦大地,一幅幅醉人的美景讓人無法和記憶中黃土裸露、溝壑縱橫、如波濤般瘋狂肆虐的黃沙聯系在一起。
  “近年來,按照綜合生態系統管理理念,陜西運用‘近自然’水土保持措施,下大力氣遏制人為造成的水土流失,依法推進全省水土保持生態建設,在三秦大地繪制了一幅山川秀美的錦繡畫卷。”陜西省水利廳廳長王拴虎說。
  水土保持是黃河安瀾的治本之策,淤地壩既能攔截泥沙、保持水土,又能淤地造田、增產糧食。今年7月29日召開的陜西省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暨院士論壇會上,與會專家一致認為,淤地壩是水土流失綜合治理和農民增產增收的結合點,也是黃河中游黃土高原調節水沙關系的“牛鼻子”。
  在生態脆弱的陜北黃土高原地區,淤地壩更被群眾形象地稱為豐產增收的“聚寶盆”。只要有淤地壩的地方,必定是一片綠意盈盈的良田美景。據統計,陜西全省目前共建有淤地壩3.4萬余座,占全國淤地壩數量的一半以上。
  “淤地壩建設使千百年的荒溝爛洼成為平坦的沃野良田,改善了群眾生產生活條件,加快了群眾脫貧致富奔小康的步伐,有效促進了黃土高原地區經濟社會發展。”陜西省水利廳總經濟師、陜西省水土保持和移民工作中心主任楊穩新說。
  同時,修建各類梯田也是防止水土流失、提高糧食和作物產量的重要手段。
  高西溝村是榆林市米脂縣銀州街道的一個小山村,屬于典型的黃土丘陵溝壑區。由于水土流失嚴重,村中曾流傳這樣一首民謠:雨澇流泥漿,沖成萬條溝,肥土順水走,籽苗連根丟。
  發展保水、保土、保肥的水平梯田,為米脂縣發展高效現代農業創造了良好條件。目前,全縣山地蘋果面積達到20萬畝,年產量8.5萬噸,產值4億多元。
  在延安市宜川縣英旺鄉,記者看到了另外一種梯田。地埂厚度為70厘米以上,高度在1米到3米不等,全部用一塊塊大小不一的石料砌成。英旺鄉川道土地面積比較大,但坎坷不平,加上土壤含沙量大、黏性不夠,整修的地埂用不了三五年就會被沖毀。
  “在陜北,川地已經算是好地了,但改造后的石坎梯田比川地還要好。同樣是種玉米,原來一畝地最多產七八百斤,現在畝產在1500斤以上。而且,旋耕機、播種機都能開到地里去,大大降低了勞動強度。”英旺鄉茹坪村村民孫明武說。
  利用石坎梯田,當地政府決定調整農業產業結構,提高農民收入。目前在英旺鄉川道石坎梯田上已發展了2200多畝油葵、2600多畝香紫蘇。
  將原來的坡耕地經過機械削坡、平整,改造成最窄處也有近10米的寬幅梯田。在榆林市橫山區,寬幅梯田建設已成燎原之勢。僅2016年至2017年,該區就投資2800多萬元,改造寬幅梯田2萬多畝,68個村4.1萬多名農民從中受益,使過去的“三跑田”真正變成了如今保水、保肥、保土的“三保田”。
  增進民生福祉,讓水活起來、使水靈起來
  生態的持續改善,使得渭河流域各類珍貴鳥禽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
  如今,十里花海,百里畫廊,悠悠渭河在三秦兒女的心中,已不僅僅是剪不斷理還亂的鄉愁和記憶,更是享受幸福生活的樂園。
  初秋,站在陜西潼關老城的高處,俯瞰渭河緩緩匯入黃河的壯闊美景。作為黃河的最大支脈,渭河這條古老的河流正逐步變成陜西關中的安瀾河、生態河、人文河、景觀河、致富河。
  渭河之變,不僅撬動了生態的變革,更撬動了兩岸群眾生產、生活方式的全方位提升和變革。
  多年來,陜西在水土保持及生態修復方面,取得了多項第一。
  淤地壩建設數量居全國第一。截至2020年9月,陜西省建成淤地壩3.4萬座,約占全國的60%,已累計攔泥59億噸,淤地90萬畝,促進退耕還林還草300萬畝,年灌溉面積6萬畝,增產糧食4億公斤,帶動養殖效益380萬元。
  水保示范園建設位居全國第一。截至2020年1月,陜西省國家級水土保持科技示范園已增加至18個;省級示范園達51個,探索出了綜合治理型、科研試驗型、科普教育型、特色產業型、特色展示型5種水土保持示范園建設模式。如陜北以梁家河、高西溝為重點,改善生態環境,發展特色產業,實現精準扶貧,突出抓好水土保持綜合治理。陜南以丹鳳桃花谷、石泉楊柳、平利長安河為重點,突出抓好生態清潔小流域和特色產業發展,確保“一江清水供京津”。
  在陜西關中農村,澇池承載著許多人的成長記憶和人文情懷。2016年,陜西省啟動實施了農村澇池水生態修復整治工程,意欲使之成為“關中留水、陜南防水、陜北引水”方略的重要舉措和實現水系聯通聯調聯控的重要組成部分。
  “澇池雖小,但事關農村水系治理,是改善民生的大事情,是水系建設的‘細胞’和‘毛細血管’。”王拴虎說,“陜西正是通過澇池水生態修復整治,把水蓄起來、讓水活起來、使水靈起來,助推全省實現了水潤三秦、水美三秦、水富三秦的目標。”

資料來源:光明日報,部分文章及圖片系網絡轉載,僅供分享不作商業用途,版權歸原作者和原出處所有。部分文章及圖片因轉載眾多,無法確認原作者及出處的,僅標明轉載來源,如原版權所有者不同意轉載的,請及時聯系我們(0551-65333939),我們會立即刪除,謝謝!

? 吉林恒升化工有限公司-導熱油-國標導熱油-高溫導熱油- by 柏霖網絡